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热透新闻 >

几代人披荆斩棘 荒地上建成眉山车辆厂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9-16 11:16 点击数:

  1966年4月,原铁道部根据工业合理布局方针,决定在西南地区建立铁路车辆生产基地,眉山车辆厂应运而生。

  眉山车辆厂现名中车眉山车辆有限公司,是中国中车旗下一家研发制造轨道交通装备及配件的专业企业,是中国铁路货车和转向架、制动机关键部件产品重要的研发、制造主导企业及出口基地,中国铁路货车及机、客、货制动机的生产基地,紧固件和专用汽车的设计制造企业。

  从“三线建设”中走来,眉山车辆厂历经风雨55载,依然焕发勃勃生机。如今,中国铁路有两成左右的各型货车和一半左右的货车制动机由该公司提供。该公司还在国内同行业中率先开展国际贸易,并多次创下货车出口数量纪录,目前已成功向亚洲、非洲、澳洲、欧洲、南美洲等地用户提供了个性化的产品和服务,与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客商建立了良好的商务合作关系。

  1964年,在中共中央作出“三线建设”决策后,原铁道部在周恩来总理的组织下,布置了“三线一机”大会战,试制内燃机车。试制工作由时任铁道部代部长吕正操亲自负责,组织大连、四方、戚墅堰三家企业进行会战。到1964年年底,共试制成4种9台机车,并开始了电力机车的研制。

  与此同时,“三线一机”中的成昆、川黔、贵昆三条铁路干线正在加快建设,一场铁路与机车协同的大布局,正在谋划中。

  1965年1月,四川省乐山地区地委根据党中央关于“成昆铁路要快修”的指示,成立了乐山专区支援国家重点建设领导小组,组织了近15万人的施工队伍支持成昆铁路建设,1968年,成昆铁路乐山区内铁路全线贯通并投入运营。

  依托成昆铁路高山深谷地带,布局了重要的大型国防军工、原材料和机械电子等具有当代先进技术水平的企业,当时的乐山地区成为三线企业布局的重点地区之一。仅1964年9月至12月,国家40多个部委到乐山选点建厂。1965年1月,四川省计委、省经委通知第一批迁建项目;1966年9月,四川省建委下达第一批项目,三线重点工程随即在乐山地区选址建设。

  1966年9月,铁道部在乐山地区新建的机车车辆厂开始了选址工作,选厂工作组本着“靠山、分散、隐蔽和少占农田”的原则,最终将厂址选址在眉山县思蒙火车站附近(现眉山市东坡区思蒙镇)。

  1966年11月1日,铁道部决定正式成立眉山车辆工厂筹建处,这标志着一个崭新的铁路货车制造企业就要登上历史舞台,11月1日也成为眉山车辆厂的厂庆日。1966年至1969年,从东北到西南,跨越三千多公里,来自黑龙江齐齐哈尔的第一批机车青年经过多天的举家颠簸,陆续到达思蒙火车站。

  如今已过耄耋之年的陆以雄老人还记得,当年他带着爱人和两个孩子来到车站,是筹建处的负责同志把他们一家接上了山。

  “我站在思蒙山头,望着被密林覆盖的山包,问接待的领导,厂区在哪里,他用手往远处的山下一指,告诉我,‘那里就是厂区。’我抬眼一看,越过不高不矮的松林,山下只有一些稻田和不算很高的山丘。我看到的厂区,就是两栋板房。”陆以雄说。

  虽然眼前景象荒凉,心里也知条件艰苦,但以陆以雄为代表的第一代眉车人克服艰苦的生活生产条件,筚路蓝缕,将厂区从无到有建了起来。

  在建厂初期的岁月里,职工家属晚上点的是蜡烛、煤油灯,住的是茅草屋、油毡棚,喝的是未经处理的稻田水、池塘水。想喝井水,那就得到火车站工区或者老乡家里挑。

  为了解决更多人员的住宿问题,工厂在原制材车间附近搭起几个公棚,职工和家属都住在这样由木板、稻草和竹席做成的席棚里,大家都戏谑地称之为“珍宝岛”。

  在“备战备荒为人民”“好人好马上三线”的时代背景下,老一辈眉车人和5000余名当地人靠着一锹一镐、一车一挑的“奋进自强”精神,在干打垒房前打出第一口井,告别了喝地表水的日子,挖掉了55万立方米的山包,平整出了工厂主厂区用地。怀揣着建设三线、产业报国的初心和使命,凭着一股永不服输的干劲和闯劲,老一辈眉山人在简陋的条件下,试制出了103、104型铁路货车制动阀,抢造出第一批车。

  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各种困难后,眉山车辆厂迅速走上正轨。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一大批毕业于国内知名高校的大学生陆续走进眉山,与齐齐哈尔来的前辈们一起创造属于自己的历史。

  1974年9月16日,工厂第一台货车试制成功,车型是C62A,同年,第一批51辆新造货车实现销售,1976年开始盈利。

  1989年2月3日,眉山车辆厂签订出口缅甸65辆车合同,首开中国铁路机车车辆整车出口先河。

  1990年3月3日,眉山车辆厂获1989年度全国企业管理优秀奖——金马奖。

  2003年2月11日,工厂出口巴基斯坦1300辆宽轨货车项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正式签约,创下当时中国铁路货车出口数量最多、金额最大纪录。

  随着厂区建设逐步完善,眉山车辆厂不断壮大,厂区、办公楼、游泳池、家属区、医院、学校等生产、生活基础设施应有尽有,宛如一个城镇。

  此后,眉山车辆厂渐渐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壮士断腕、涅槃重生,转型后,眉山车辆厂将单一货车组装业务发展到基本形成铁路货车装备、多元产业、国际化经营“三足鼎立”的经营格局,成功跻身新型大轴重货车主要研制企业行列,建立起国家企业技术中心、国家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国家高新技术企业、中国中车紧固连接技术研发中心等国家级、省市、集团级技术创新平台,全面具备敞、棚、平、罐、漏、特各型铁路货车的研发实力,能够同时为铁路货车制造和公路物流运输提供装备配套解决方案。

  如今,在眉山,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在这里学习成长、结婚生子,他们是地道的眉山人,却说着一口流利的东北话,他们是“三线建设”时期举家来到眉山的建设者后代。岁月不居,时节如流,曾经的建设者撑起了城市的发展,他们将功与名留在过去,也将根与叶深深扎进了这片土地。

  景全德,96岁,1985年退休,中共党员。原眉山车辆厂筹建处临时领导班子成员,革委会副主任,历任厂长办公室主任、“七二一”工人大学校长、工厂副厂长。

  才为民,60岁,2020年退休,中共党员。原中车眉山车辆有限公司备料车间技管干部。

  “仅你消逝的一面,已经足以让我荣耀一生。”贾樟柯在反映四川三线建设的电影《二十四城记》中,引用了诗人万夏的这句诗句。

  历史不会忘记,五十多年前那个初冬,首批机车青年从齐齐哈尔远道而来,在眉山思蒙山上筚路蓝缕;历史也不会忘记,半个多世纪,一代代的“眉车人”在车辆厂奉献青春、无悔付出。

  正是他们,托举着企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由弱变强;也是他们,播撒下城市发展的种子,见证了城市的成长与腾飞。

  近日,记者走访了眉山车辆厂的3位三线建设的亲历者、见证者,通过他们的时代故事,共品那段峥嵘岁月。

  “回顾车辆厂筹建和发展的历程,是一部自力更生、学习‘大庆铁人’王进喜精神,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历史。”回忆起参与筹建眉山车辆厂的经过,景全德用一个字形容:难!

  景全德回忆,1966年11月,他和筹建组30多名同志,从齐齐哈尔来到眉山思蒙开展车辆厂筹建工作。下车一看,思蒙火车站周围一片荒凉,没有住的地方,筹建人员只有到火车站仓库借宿。后来,到了一批木板,工人们便在火车站附近搭起了4幢木板房,总算有了临时住所。

  “那时为了解决生活用水问题,我们在火车站前区下坡处打了一口20多米深的井,但一宿只能出一缸水,根本没法满足筹建人员生活用水需要。大伙只能从稻田里取黄泥汤水,用漂白粉漂白再沉淀后使用。”景全德说。就这样过了一年多的时间,筹建处找来打井队,打出一口日产800吨的水井,才终于解决了职工家属生活用水问题。

  那时的住宿条件也很差,许多职工和家属都住在席棚或是简易板房里,晚上只能用蜡烛照明。后来,为改善员工住宿条件,工厂在桐子坪建起一个马蹄形砖厂,为修住宿楼准备建材。砖厂建设初期,没有搅拌机,员王焕文纵身跳入搅拌池,用自己的脚踩泥、和泥。

  1970年建设的主厂区“大方块”,山地地面不平整,主厂区有的地面高低差近30米。在没有大型机械、没有机具帮助的情况下,当时夹江、眉山两个县武装部门组织了5000多人,与职工、职工家属一道展开了“四通一平”大会战。

  “民兵自带干粮、簸箕、扁担,没有推土机、挖土机,就靠镐刨铁锹、肩挑人扛。”景全德说,“到1970年10月,大家硬是完成了55万立方米土方的场地平整工作,相当于填平了一座山。”

  在车辆厂筹建期间,景全德负责新员工及家属的安置和接待,看到成百上千的员工为响应毛主席“支援三线建设”伟大号召,拖家带口从大城市来到偏僻的思蒙火车站,他和接待组的同志们都深受感动。他们内部立下一条规定:一定要照顾好职工家属的生活、安顿好他们的妻儿,让他们安心工作。

  1971年,景全德把家人从齐齐哈尔厂接到眉山,之后在眉安家。再次回忆自己三线建设的经历,他十分自豪:在一片荒芜的土地上建成这样一个大型铁路货车制造基地,这都是全厂职工及家属战天斗地、艰苦奋斗、共同拼搏的成果。

  才为民跟随父辈来到眉山车辆厂,成为第二代“眉车人”。1978年,18岁的他入厂做了一名电焊工,直至去年才退休。“泰国‘180’‘312’项目的昼夜奋战,敞转棚的试制投产,粮食漏斗车、不同级别罐车试制的艰辛……我经历过眉山车辆厂的阵痛,见证了眉山车辆厂的辉煌。”才为民说。

  “我清楚记得,报到的那天是个阴天,但我的心情却格外晴朗,因为我正式成为一名工人,感到非常自豪。”才为民说,自己被分配到货车车间侧墙班,成了一名电焊工。

  “我们这个班组的新工人有7、8个,每个新工人都由一名师傅带。师傅们对待我们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生活上照顾有加,传授技术上更是不厌其烦。”才为民说。那时,每个人的学习劲头非常足,大家一有空就到剪机班废料箱里抱回来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料边,反复练习焊接运条手法,掌握焊接电流调节规律。

  “强烈的电焊弧光打得眼睛又红又肿,泪流不止,滚烫的电焊钳握久了会把手掌磨起水泡,但大家都没有叫苦,仍然十分认真地在学。我也必须迎难而上,不能被别人超过。”才为民说,车间里电焊学徒工多的班组,总会有许多堆成小山似的练功留下的废铁板。

  80年代初,作为年轻技术骨干,才为民参加了60T漏斗车的试制,成为当时为数不多了解漏斗车结构的一员。

  那时,眉山车辆厂零部件加工能力、工艺技术能力都还薄弱,一些压型件需要外厂协助加工。才为民等人的试制工作就在货车车间的一块空地上展开:两个铁码、几十个卡兰顶针,外加几把大锤和撬棍。工具很粗糙,组对好的整车工件之间缝隙7、8毫米是常事。“作为电焊工,我们用横焊、立焊、斜坡、仰脸焊等方式在复杂位置施焊。8、9月份正值暑热,每天工作服都湿透,满脸灰尘汗水,一抹就是个花脸。但就是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大家奋力拼搏,就是要证明我们眉山公司的勇气和能力。”才为民说。

  而干劲和拼搏,正是才为民从父辈和工作中学到的。他说:“当年在极度艰苦的条件下,我的父辈们用青春和热血,在荒山野岭中书写了战天斗地、气壮山河的英雄历史,成就了今天的十里车城。我们要继承和弘扬这种‘眉车’精神,将困难和险阻踩在脚下。”

  “在车辆厂生活了近三十年,厂区一排排红砖住房,马路两边茂盛的梧桐树,骑着自行车穿梭的人们,这些成了我最难忘的回忆。”马凤英说。在车辆厂,自己一家也在时间的洪流中,经历着改变。

  1982年,马凤英随父母来到眉山车辆厂,80年代初期,家家户户都以自行车,尤其是加重型的二八车为主。小时候,马凤英常坐在父亲二八车的大梁上。稍长大点,她也跟着姐姐一起学骑车。“那时腿短跨不上大梁,就撇起脚钻到大梁下划起走。”马凤英回忆着。

  “1993年,我从技校毕业等着进厂实习。父亲为祝贺我毕业工作,让姐姐姐夫陪我一起去成都,挑选了一辆当时十分流行的山地自行车,花了当时相当于父亲快2个月的工资。”马凤英说。结婚之后,她置办了第一台五羊125,随之又有了第二辆木兰小踏板。上下班途中,穿行在车辆厂浩浩荡荡的摩托车大军中;春暖花开时,载着一家三口外出郊游,这些都成为马凤英年轻时最惬意美好的事情。

  “后来,我们也在眉山城里有了属于自己的小家,再后来,还拥有了以前根本想都不敢想的四轮小轿车,风吹日晒的‘两轮’成为历史。”马凤英说。

  马凤英记得,80年代初期,全家人搬迁到思蒙山头时,住的是厂区老二十四号楼,红砖黑瓦,一梯多户。

  那时的住房,“厅、卫”之说闻所未闻,“大三室、二室半、一室半”是当时住宅结构的标配,常常一个房间里摆上两张双人床,饭桌紧贴在床边,箱箱柜柜把房间挤得满满当当,卫生间常常修在老房子的楼梯处,几家共用。“后来,工厂陆续修建起了一栋栋标准的住宿楼,搬进了厨卫齐全的二室一厅、三室一厅后,我们才对‘家’有了新的理解。现在,员工配套的居住环境也越来越好了。”马凤英说。

  马凤英说,自己在成长时期很少离开厂区。“从幼儿园、中小学、医院,到职工培训中心、文化宫、食堂、单身宿舍等等,厂区什么都有,生活所需基本都能得到妥善解决。”马凤英说,自己在童年最期待的,就是过年过节父亲从车间带回分发的众多零食:夏天纯白糖的冰棍、峨眉雪汽水,果脯月饼,过年发的带鱼、大苹果、糖果等等。

  “那时厂里的文化活动也搞得很丰富,有各项体育比赛、电影放映,尤其是过年期间,灯展的舞龙、舞狮、踩高跷……小伙伴三五成群出来看,很热闹。”如今,偶尔和老母亲聊起眉山车辆厂的变迁,两代“眉车人”感慨万千。“五十多年了,眉山车辆厂在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浪潮中涌动向前,虽然有过阵痛,有过荆棘,但都走了过来,相信也会越来越好。”马凤英说道。

关闭窗口